首页 新闻资讯 地被苗圃
雍西:韩红是我女儿,丧夫后再婚,为让女儿享受到父爱
发布日期:2022-08-01 15:15    点击次数:110

2020年,48岁的韩红接受了易立竞的采访。不管是谁采访韩红,都会谈到“孩子”这个话题。

这一次,韩红也坦言自己也幻想过当妈妈的场景,只是她认为:

“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。”

而韩红这样想,跟她的妈妈——雍西有莫大关系......

01

“多么温暖 多么慈祥,把我们农奴的心儿照亮,我们迈步走在,社会主义幸福的大道上,哎,巴扎嘿......”

很多人对雍西这个名字并不熟悉,但是她的经典代表作,略微有点年纪的朋友们应该都听过——《北京的金山上》。

雍西是知名的藏族女高音歌唱家,也是国家的一级演员,但是对雍西来讲,

事业和女儿的割舍,成了她几十年没有办法和自己和解的痛苦。

1946年雍西出生于西藏昌都地区,受社会环境影响,雍西没有上过学从小跟着父母放羊为生。可能是西藏儿女天赋传承,雍西自小就有着一副极好的嗓子,邻里八乡的都叫她小百灵鸟。

17岁时,在亲戚的介绍下,雍西进入昌都工厂成为了一名缝纫女工,这一年是1963年,命运的转折点很快来到。

这次的转折点得归功于一个人,

常留柱

常留柱是1934年生人,祖籍在天津,1954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,师从葛朝祉、刘振汉教授,1960年毕业后在学校留任,同年被派支援西藏。

作为一个音乐家,来到西藏如此神圣的地方以后,常留柱最喜欢的就是外出采风,不仅能感受新鲜的大自然,而且总能发现一些不一样的民歌。

1961年,常留柱一如往常的外出采风时,听到了一首让他非常心动的歌曲——《山南古酒歌》。

常留柱找到当地会唱这首歌的老艺人扎西,表明自己非常喜欢这首歌想要学唱这首歌之后,当得知有歌手宣传当地民歌,扎西高兴都来不及。

后来,常留柱唱这首歌的时候被作曲家马倬听到,马倬十分感兴趣,对歌曲进行了改编,在原民歌前加了两句前奏音乐,又对歌词进行了修改,改编后的歌曲也有了一个新的名字

《北京的金山上》

改编后的歌曲,常留柱是首唱,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,他多次在西藏演唱这首歌,受到广大民众的喜爱。

常留柱及夫人

1964年,全国文艺汇演在北京举行,歌曲《北京的金山上》被选为压轴节目。

可是按照相关规定,专业人员不得参与该次汇演,这就意味着作为《北京的金山上》的首唱者,常留柱是不可以参加的,但是节目已经定了,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合适的业余的选手。

在经过多地方的投报以后,雍西这个“小百灵鸟”出现在了常留柱眼中。

雍西自身条件是很好的,先不说人长得漂亮,身材修长,就说她自己本身的嗓子,音域、音色都是极好的,在多次筛选对比之下,常留柱将雍西的名字报了上去,就这样

18岁的雍西成了《北京的金山上》第二位演唱者

,将这首歌带给了全国的听众。

这次的演出非常成功,虽然是第一次到北京这样的大舞台演出,但是雍西一点也不露怯,还因此收获了周总理的夸奖和称赞,夸奖完后,周总理还亲自对最后一句歌词作了修改。

这次演出后,雍西从一个平凡的西藏缝纫工开始向专业的歌唱家转变。

从北京回到西藏后,雍西应征入伍,成为了西藏军区文工团的演员,开始进行简单的专业培训,1965年,雍西被送往中国音乐学院深造,深造结束后,雍西继续回到西藏军区文工团工作。

也就是这一年,她遇到了自己的丈夫韩德江。

雍西(左二)

说起韩德江大家可能都不知道,但是他的师父大家肯定有所耳闻。韩德江师从

相声界泰斗刘宝瑞先生

,是先生的关门弟子,也是先生亲口说过,徒弟里最像他的就是韩德江。

1968年,22岁的雍西和韩德江领了证,婚后的生活最开始还是很平静的,不过,很快由于一些事件的发生,遭受连累的夫妻俩被迫脱掉军装,遣送回北京。

在北京的那几年,任何娱乐生活都没有,更别说唱歌,这样一向自由的西藏姑娘感受到了浓浓的不适应。

唯一算得上开心的大概是,韩德江借着在北京的机会,带着雍西见了自己的师父刘宝瑞。

韩德江告诉刘宝瑞,说自己谈了个姑娘,想带着和刘宝瑞见见,刘宝瑞一听,自己小徒弟有了对象也很开心,就商量着去家里看看。

谁曾想, 月经不调能怀孕吗韩德江来了这么一句:“姑娘哪都好,就是长的磕碜了点。”

就这一句话,刘宝瑞是嘀咕到进门:“能有多磕碜。”

可等进门以后,一见雍西,大家都说:“哪里磕碜了,多漂亮啊!”

多年后,刘宝瑞的徒弟在聊起当年的事情时还忍不住吐槽自家师哥:“嫂夫人是西藏的姑娘,黑是黑了点,但是人很漂亮,他尽说瞎话。”

这算得上是雍西那几年压抑生活中为数不多的放松时刻。

1970年,雍西和丈夫韩德江返回西藏,也恢复了各自的军籍,两人被惜才的张国华调往成都军区战旗歌舞团当演员,生活也终于恢复了正轨。

1971年,这个饱经磨难的家庭迎来了自己爱情的结晶——韩红出生了。

02

有父母的优良基因在,小小年纪的韩红就表现出了优秀的音乐天赋,她对音符异常的敏感。那会虽然父母很忙,经常要下连队演出,但是韩红还是在爱中长大的。

只是小小的孩子没想到,她的苦难来的那么早。

6岁的时候,也就是1977年,韩德江在一次下乡演出的时候,因病去世,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,雍西悲痛欲绝,一度快要撑不下去,但是想想才6岁的女儿,她强忍着悲痛处理了丈夫的后事以后,开始独自撑起一个家。

说实话,部队津贴和演出费真的不高,以前两个人的收入养家才算刚好,现在只剩下雍西一个人的收入,既要赡养父母还要抚养韩红,经济上开始拮据起来。

对于雍西来说,如果要挣钱那么势必不能照顾女儿,反之则亦然,只可惜她没得选。

就这样,雍西一出去就是十天半个月,只能把韩红托付给邻居照顾,但邻居也没办法天天看着韩红,韩红就在奶奶、姥姥、左邻右舍家来回待着。

慢慢的,韩红和母亲雍西的隔阂越来越大。

多年后采访中,韩红谈到了小时候的那段日子:

“那会下学的时候,同学都是爸爸妈妈来接的,我没有人接,就跟着来接同学的家人一起离开。

有一次下课早,我又留下做值日,走得晚,那个同学已经被接走了,我自己一个人回的家,迷路了,然后在路边哭。”

韩红、父亲、奶奶

雍西知道韩红的处境吗?

大概是知道的吧,但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老人和孩子,压力大的她只能不停的奔波,身边的朋友把她的疲惫看在心里,纷纷劝她再成个家,也就不用一个人那么累了。

这个劝也被雍西听在了心里,1980年,在同事的介绍下,雍西与成都医科大学教师周宇翔再婚了。

在外人看来,周宇翔善良温厚,又是大学教师,和雍西这个著名的歌唱家很是般配,但是韩红就不这么觉得了。

从母亲打算成家时,韩红就颇为反对,等到见到周宇翔这个继父时,已经9岁的韩红抵触达到了顶峰。

婚后生活原本来说,雍西去外地演出的时候,周宇翔可以在家里照顾韩红,但是因为韩红的抵触,周宇翔不仅没有办法照顾好韩红,两人之间还经常起冲突,一次两次还好,次数多了以后,周宇翔不得不和雍西说明情况。

雍西深知如果让女儿这么闹腾下去,自己的第二段婚姻也会破裂,于是她就计划着将韩红送往北京,跟奶奶一起生活。

雍西回家之后,跟韩红好好地沟通一次,问她

是愿意留在成都,跟他们一起生活,还是回北京跟奶奶生活?

韩红仿佛早就知道母亲想说什么,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回北京。

回北京的行程定下了,但是雍西和周宇翔都没有选择亲自送韩红回去,而是让当年不到10岁的韩红自己做火车回去。

那年代的火车可不像现在的,现在从成都到北京,坐火车再慢也就十几个小时,但那个时候,最快的也要三天三夜的。

就这样,10岁的韩红,拿着妈妈给自己的包裹上了路,包裹里只有几件衣裳和两盒饼干......

“听说你后来对山洞有阴影是吗?”

“对,因为那会从成都到北京路上山洞挺多的,所以在过山洞的时候我会把眼睛蒙起来,直到现在,我也会带眼罩。”

由此可以看出来,这次的经历,给小小的韩红留下的深深地阴影,这也导致她和母亲的关系达到了冰点。

03

和周宇翔结婚后,雍西是34岁,婚后忙于演出,两人都没有再选择要孩子,虽然工作很忙,但是雍西也一直坚持每年回北京两次,去看韩红。

但是对于韩红来说,孩子不理解父母的苦衷,只觉得父亲走了以后,母亲也不要她了,以至于即使雍西每年来看她,韩红也拒绝和她交流,严重的时候母女经常大吵。

雍西没有办法,只能把给韩红准备的钱交给奶奶保存。

韩红遗传了爸妈的音乐天分,在因为和同学起重大冲突被学校退学后,颓废的韩红在叔叔的劝说下,决定去报考文艺团。

但是韩红一连报考了十几个文工团,团里都表示:“你声音条件不错,但是太胖了。”

小时候的韩红也是很苗条的,但是青春期的她体重迅速上涨,就是减不下来,这是硬性条件,韩红也很无奈。

直到1987年,韩红才加入了解放军第二炮兵司令部演出队,成为了一名演员,后来1995年韩红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,跟随李双江学习声乐。

在这之后,韩红开始在歌唱领域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芒,陆陆续续推出了《雪域光芒》《风雨中的美丽》《回来》等专辑或歌曲。

随着在外面奔波的越来越多,韩红慢慢的理解了当年母亲的选择,但是理解归理解,韩红当年受到的伤害并没有被治愈。

俗话说冰冻非一日之寒,20多年的隔阂,坚如冰,韩红母女差一个解释的机会,而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05年。

2005年,在奶奶的坚持下,韩红将母亲雍西接到身边,而此时奶奶的身体其实已经很不好,将雍西叫来,也是希望母女二人能够解开多年的隔阂。

奶奶的计谋成功了,只是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
2005年4月18日奶奶去世,幸亏此时母亲在身边,韩红一度悲痛到昏厥,母亲在身边成为了韩红的支柱。

在处理好奶奶的后事,雍西怕女儿一个人呆着容易出事,就留在北京陪着韩红,后来又将韩红接到成都散心,继父周宇翔也无微不至的照顾着韩红。

陪着她聊天,出门散步散心,就这样,在母亲和继父的照顾下,韩红逐渐走出了丧亲之痛。

家人之间哪有隔夜的仇?尤其是父母子女,打断骨头还连着筋,说到底都是误会,韩红也和母亲做了和解。

和女儿解开心结以后,雍西也很开心,在这之后,她和老伴基本上每年都会去北京看望韩红,韩红有空时也会来探望二老。

退休后,雍西享受副军级干部待遇,但是老人家勤俭了一辈子,也不乐意操心什么事,唯一让这个苦难的女儿至今还在操心的,大概就是女儿的婚事了。

04

我们也知道,韩红近些年来一直忙于公益事业,51岁的韩红似乎并没有感情上的动向。

从30岁到如今,雍西看着女儿的年纪一天天增长,她只希望她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照顾自己,可以的话能有个自己的孩子更好。

但是韩红一直表示有合适的男性追自己的话自己会考虑的,可惜的是,她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人。

而事到如今,帮女儿找个合适的人成家,似乎已经成为了雍西的执念,也希望雍西妈妈可以见证女儿进入婚姻的时刻。

这或许是天下每个母亲对孩子最发愁的事情,希望孩子遇到合适的人,成家立业,享受家庭。

父母在,尚有来处;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尤其是像韩红这样的独生子女,没有兄弟姐妹,如果没有婚姻,也不会有孩子,父母百年后,她将会多么孤独。

其实,我们大概率也能猜测到为何韩红至今没有追求者,虽然本身实力强,事业强,也有爱心,但是并不符合一贯的大众审美,但是只重视外貌而忽略内在的话,这也是很不公平的。

希望韩红早日能够找到良人,让母亲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女儿生活幸福美满。

文|龙崽包包

编辑|酒叔

或许你还想看往期精彩:

赵婷:宋丹丹是我继母,巴图是我弟,我是中国影史里程碑般的存在

“桃色大瓜”下的章子怡,哥哥章子男功不可没,他究竟有多彪悍?

谷智鑫妻子阿斯茹:挺着大肚子照顾瘫痪丈夫,用8年换来一个奇迹

低调的黑豹主唱:不与窦唯争高低,情钟影后咏梅,53岁坚持不生子



Powered by 北京地球天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